服務 > 使命營商 > 使命,決定一切
使命,決定一切

如何為企業定立使命?

一個企業或社會機構的存在,都是為社會和個人提供功能性的便利,企業的目的不單是為賺錢,也不是為企業本身而存在,而是為了給生命和社會帶來改變。能夠創造這樣的改變,就是企業的獨特使命。使命既是企業的目的,也是它存在的理由。

對基督徒來說,企業(或更廣義來說:組織)的存在,是為了提供特定的功能,而這理念是容易理解的。使徒保羅在〈哥林多前書〉第十二章用身體和肢體的關係來表達肢體與肢體、肢體與身子的關係,身體由不同肢體(如手丶腳、眼和耳)組成,每一個肢體互相配合,成為一個身子。每個肢體必須有其特別的功能,為身體的整體或部分所需提供協調,而組織和社會的關係也是如此。

如何明白客人的需要?

企業第一步要做的,是要找到客人所需,甚麼是客人認為有價值的產品?甚麼是價值?價值就是他們願意付出一個合宜的價錢來換取一些東西,但不是所有客人的需求和價值觀都一樣的。小企業的老闆和他的團隊必須找出一些獨特的客戶群,而這個客戶群必須有相同的價值理念或需要,認同你的理念,以及對你的產品有興趣。

而你首先要做的,是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。有時我們的使命過於宏大,又或走到另一極端,把使命定得太狹窄,都讓企業難以定位。使命帶領着一個組織如何評定甚麼結果為有意義,如何對社會和經濟作出了貢獻。藉着使命,老闆讓他的客戶、員工,和其他持份者都知道企業的存在目的。

使命不是一開始就能想通和明白,它是藉着實踐的過程不斷釐清理念和豐富其內容。老闆的一項基本責任就是確定每位員工清楚知道甚麼是公司的使命,再讓他們盡力去完成,過程中老闆必須不斷強調和堅持使命。

如何衡量使命成功與否?

至於如何才算達成使命呢?答案是,必須有一套量度或評估結果的機制。企業存在的目的,是為社會提供服務或功能,這都是企業以外才能量度的,所以評估的方法,是要了解你的客戶群,包括直接用家,以及用戶的家人和同事等得到甚麼價值。

非牟利機構存在的目的,是要改變生命和社會條件,包括:人的行為、環境、健康、願景和能力;企業的存在目的是要讓人的生活過得更舒適、安全、健康和美滿;基督徒存在世上的目的是要遵守主道、完成祂的召命,在世人面前見證和榮耀祂。

這三方面的成果並非零和遊戲,不是這樣多時那樣便少;反之,它們是能互相配合和強化。

心臟起搏器的發明故事:

十年前,在荷蘭的菲利浦有一家叱吒一時、名聞世界的百年老店,面臨公司衰落的挑戰。那時我們被邀請到荷蘭總部,協助收購他們一些非核心的業務或部門。然而事隔多年後,我在網上看到他們的新景象,竟然一反「頹態」,以最積極的方式表達企業取向,更以人的健康、安全為其使命。基於這個使命,它的服務和產品都是為了人的安全和舒適而設計的,特別是圍繞着家庭為軸心,例如:LED燈、吸塵機等都是以環保易用為理念。另外,它也看到人口老化的問題,服務的重點偏重醫療和健康用品,其中一個創新產品是心臓復律除顫器(Defibrillator),即我們常在電視節目中看到當有人心臟停頓時,醫護人員左右手各拿着一隻貌似拖鞋模樣的電極,大喊一聲「fire」,而另一人則啟動電掣,讓心臓復律除顫器產生高電壓,把心臟停頓的病人電活過來。在日常的生活中,我們常聽見很多長者在家裏,又或青年人在運動場上,心臟病發時等不及救護車來到便去世了。菲利浦這部小型起搏器才一千多美元,人人按圖便懂得使用,生產以來不知救活多少人。

我歸功於菲利浦能夠重新找到自己,明確使命,重整旗鼓,以專注和創新達成使命。而我認為,菲利浦能夠做到的,我們也能做到。

本文摘錄自公義樹47期通訊「使命營商」文章〈使命,決定一切〉

撰文:廖秋棋博士

*廖秋棋博士,公義樹義務導師,曾任德魯克管理學院副院長及柏棋大學研究院客席教授,半導體設備商ASM首席技術總監)